今天是:

请选择风格!
无障碍版 手机版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走进西昌
城市名片
  •   该城位于西昌市区西北部,北与北山相接,西临西河,东有东河,东南为开阔的平坝,盛产稻谷,风景秀丽,且又傍临邛海湖,可谓鱼米之乡。该城地形西北商,东南低、海拔高度1590米,该城北墙和西墙完全叠压在唐宋土城上,其走向迄今基本保持原貌.东墙和南墙因在清光绪和宣统年间遭东河水溢,冲毁城垣,原墙走向已不复存在,两墙为历代依河而培修改造,使其边角模糊,略呈一弧状,故有人把西昌古城形容为一把展开的折扇。

      据实测,该城西、北二墙相互垂直,两墙各长12 00米.古城.应为正方形,总占地面积约144万平方米.现存占地面积约13 0万平方米。该城为砖石建造,以石条垫底,再砌以青砖.低部最厚处可达2 0余米.开四门,北为建平门,南为大通门,东为安定门,西为宁远门,且南北、东西相互对称.宁远门早年闭废,约在清乾隆年间又在城西南角(今市教育局教研室)开新西门.抗战期间在南墙西段(今大巷口北端)开小南门。现除建平、安定,大通三门尚存外,其余皆毁。在历年文物调查中,相继发现一批城门门额和有年款的城砖。门额有“建平门”、“大通门”,“安定门”和宁远门的“远”字。年款为“洪武贰拾年四月吉旦立”。城砖有“大顺”、“乾隆”,“嘉庆”、“道光”、“成丰”、“同治”、“光绪”、“宣统”等年号。

      城内街道迄今基本保持原布局,即以酉牌楼为中心,向四方幅射,其北为北街,其南为南街,其西为西街(又称仓街)、其东为东街(又称府街)。另,城南有顺城街,城西有石塔街,城东南有涌泉街。此外、各街之间又有二十余条小巷相连,使其各街巷纵横交错,构成一个四通八达的网状格局。

      据《大清通志·宁远府》载:“明洪武十五年置建昌府,属四川布致使司,又置建昌卫,属四川都司.后废府,改建昌卫为军民指挥使司,二十七年又置四川行都指挥使司.本朝初亦曰建昌卫,置总兵镇之,雍正六年罢卫改置宁远府,属四川省,领县三,厅一,土司十一”.据考查,城内古建筑布局、称谓,以及文化、宗教商贸的繁荣程度完全跟上述记载相吻合.自明代起,政治、军事机关主要集中于城东北部的北街、府街一带。故这一带的街道名称,诸如“府街”.

      “都司堂巷”,“左营巷”、“后营巷”等都与政治和军事相关联。文化、宗教等设施则主要分布于城西北部的石塔街一带。其中久久负盛名的景净寺、白塔寺,发蒙寺、关帝庙、城隍庙、云南会馆,泸峰书院等均集中建在石塔街附近.商贸、集市又以南街为典型。贸易的商品以银锭、锡锭,以及金银饰品、铜器、生丝、白蜡、药材、裘皮等为特色.

      另据考,今北街凉山彝文学校为明代建昌卫卫署和清初总兵衙门旧址.府街凉山军分区修械所为清代宁远府府署旧址。顺城街市民政局、劳动局,国土局、体委等机关驻地为清代西昌县县衙旧址。凉山军分区司令部大门外以西为唐代发蒙寺,司令部门内为唐宋景净寺旧址,市城厢粮站为清代关帝庙旧址,市武装部为明代三清观旧址,州粮食局为明代文庙旧址,市政府机关为清代云南会馆旧址,州公安局为清代陕西会馆旧址,凉山歌舞团为清代泸峰书院旧址,市二中为清代研究书院旧址.

      城内在明清时期的引水设施也比较完备,采取以引河水入城为主,摄井取水为辅,构成溪水常流,水井星落棋布的引水体系。据考查,引河水入城主要有三处.城西北角白塔寺和城东北角研经书院两处分别从北山引水入城,城东南涌泉街过水庵旁又引东河水入城。今市二中(研经书院旧址)尚存明代“水仓”遗址.城内明清古井数百眼,其中最著名的有,北街的明代“梅花井”,涌泉街的“豆芽井”,石塔街的“大水井”和仓街的“胡家井”等。这些古井水源充足,水质优良,数百年不衰,一至延用至今.

      关于该城的建造年代以及几经培修的情况,民国《西昌县态》所载大致是清楚的,即:“宁远府城,西昌县附郭,即建昌卫。明洪武中建土城,宣德二年甃以砖,高三丈,周九里三分;门四,安定,建平、大通、宁远。清乾隆三十一年重修,嘉庆十年补修,道咸间亦时有修.”然通过文物调查,有如下问题是值得重视的:

      其一 .唐宋时期的景净寺遗址出现在该城的西北角,这表明该城是建在唐高州城的基址上,进而深化了该城西墙和北墙叠压在唐高州土城西、北墙上的可信程度。

      其二,民国《西昌县志》仅提到“明洪武中建土城”,即未明确建土城的确切年月,更未提建四门是洪武年或是宣德年。通过文物调查,可改肯定建土城时间是明洪武2 0年(公元1387年)4月,同时即开四门,并令名为安定、建平.大通和宁远。

      其三,“大顺”年号城砖的发现,说明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张献忠于公元1644年在成都建立“大西”政权后,其部将刘文秀确在西昌举大顺旗号,进行反清活动,并主持培修了西昌城当为信史。这一事件赋以了古城的特殊意义,对研究明末农民起义在四川活动的情况具有重要价值。

      其四,北城墙发现大量清咸丰元年(公元1 8 51年)纪年砖,这暗示出清道光三十年(公元1850年)西昌遭强烈地震后,使城垣受到严重破坏,次年(咸丰元年)及时作了培修是毫无疑问的.这为研究西昌历史地震提供了重要证据。

      其五,在东城墙则发现大批清光绪和宣统年号砖,这证实了民国《《西昌县志》所载:“光绪十四年六月,东河水溢,冲毁城垣,知县许振祥请款修复.宣统二年六月,大水毁城堤,七月水遂毁城数十丈,宁远府知府陈廷绪筹修复旧”确信无误。

      西昌明清古城博大状观,显示了先辈的智慧和力量,是留给后代极其宝贵而后重的文化遗产。在悠悠数百年历史长河中,古城几经沧桑,几经培修,无不打上各种重大历史事件的烙印。对西昌明清古城的保护和研究有着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。